4008516861 / 020-85553307-827 / 8553307-819( 售前热线 )
020-85553307-831( 售后热线 )

科联体资讯ITKLT Information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» 资讯中心 » 战略思想 » 微信的九宫格和马云的纸牌屋

微信的九宫格和马云的纸牌屋

来源:站长之家 - 编辑: - 时间:2014-04-10 16:14:58

    “这一期终于没有它们的报道了”,《第一财经周刊》总编伊险峰在上一期的杂志卷首如此说起腾讯和阿里巴巴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传统的财经杂志,如果不想看到阿里巴巴和腾讯的稿件,他们总归是有办法的,但是网媒就别想了。腾讯用易迅和微信入口换来了京东15%的股权,一大波自媒体说这是布局。马云60亿港币盘下了一家背景复杂的文化公司,一大波自媒体也说这是布局。大众点评入驻微信,又一大波自媒体说这是布局。阿里巴巴入股银泰,还有一大波自媒体……

    只有李彦宏没有布局,并且说国内互联网企业“布局全产业链…是不健康的”。所以笔者上周末参加《IT时代周刊》的撰稿人沙龙时,被告知主题是“中国互联网是否从BAT时代进入了双寡头时代”。

    微信的九宫格

    微信目前已经站在了想象力的顶峰。现在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微信做不到的。微信用户在两次点击之后,可以看到一个九宫格的页面,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站着嘀嘀打车、理财通、今日美食等。京东商城、优酷土豆和未来的虚拟运营商也已经排上了队。乐观主义者还准备让车联网、新媒体甚至是在线教育也加入进来。腾讯还发明了一种商业模式,不再利用巨大的用户基数来“盯紧(chao)—超越(xi)”,而是用微信入口和自家业务换取一家垂直巨头20%的股份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有点像地产商?批地盖房,旺铺引流,坐收租金。难道这样就可以增强,搜索、电商、本地生活和在线视频,所有这些腾讯不擅长领域的竞争力吗?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并不看好这种办法,“评论员容易高估入口流量对扭转局面的作用,新浪在流量领先的时候,并没有帮助乐居成为第一;腾讯也没有帮助E龙成为第一;阿里也没有帮助口碑网成为第一。流量大户们仍然是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保持着优势,其余的领域保持着想象空间”。

    或许很多人认为微信成功的决定性要素是庞大QQ用户基数。然而微信的几次引爆点,摇一摇、朋友圈和红包,都是产品本身的胜利。同时微信在同类产品中第一个打通服务号体系,第一个使用语音文字转换,第一个运用Android Design。在创意泛滥的互联网,一个点子的价值几乎为零,微信却在最短的时间内,用自己的方式打造了一款最好的IM软件。可以说,没有良好的用户的体验就没有微信的今天。

    很多人应该都记得《狗日的腾讯》,四年前这篇报道描述了一个无所不在的腾讯帝国,绑架用户、抄袭对手、碾压创新。这篇文章引发了大量共鸣,让中国互联网圈洛阳纸贵。但是随后的两年,那篇文章中中的受害者,王兴、周鸿祎和蔡文胜,都迅速找到了新支点。而腾讯虽然坐拥7亿QQ用户,那两年在安全、手游、微博上的表现都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马云的纸牌屋

    如今你很难想象没有微信的腾讯会是什么样子,同样很难想象微信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Whatsapp和微信体量相当,收购价190亿美元,而微信估值高达500亿美元,想象力价值300亿美元。在一些人看来,正是微信咄咄逼人的想象力迫使阿里巴巴在最近一年频繁布局。

    马云的最新一笔收购是恒生电子。这家1995年成立的IT企业垄断了中国金融系统的技术解决方案。宣布马云成为恒生电子大股东的发布会不许记者录音录像,也不安排单独采访。这样的IT企业不常见吧?国内拥有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、基金IT解决方案“全牌照”的企业有几家呢?你没猜错,仅此一家。3月份被阿里收入囊中的中信21世纪,背后据称是中信集团和药监局。这家公司也碰巧有一块稀罕的牌照——医药电商牌照,而且还独家掌握着中国药品的电子条码。


    被阿里巴巴60亿港币收购文化中国,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董平,今年一月份曾传出被带走调查引发公司停牌。文化中国掌握着一些牌照资源,董平1996年创办的华亿影视是中国中国第一批民营影视公司,也掌握着一些牌照资源。根据《财经时报》的报道,保利文化和华亿影视合作成立的公司让董平在2010年套现4.1亿元。然而同年,保利文化在上市前出 售该公司的50%股份,却只换来8000万元。文化中国之后,阿里巴巴还要继续在文化传媒领域高举高打。周二,马云和史玉柱又联手投资华数传媒,这家公司拥有互联网电视牌照。没错,就是差点掐死小米盒子的那块牌照。

    总之,微信的小伙伴都是价值数十乃至上百亿美元的垂直领域巨头,拥有上亿的用户,并且乖乖向腾讯让出20%左右的股权。想和马云交朋友,要么你的背景复杂,要么手中拥有一块稀罕的牌照,要么两者齐备。

    花钱买政策,不是真改革

    和腾讯和阿里巴巴一样,谷歌和Facebook也在忙着并购,我们看看他们在做什么。4亿美元的波士顿动力、20亿美元的Oculus、5亿美元的Deep Mind、32亿美元的Nest。这都是技术指向性非常明确的并购:机器人、增强现实、人工智能还有物联网。Facebook在收购Whatsapp前后,还希望收购阅后即焚的Snapchat和匿名社交Secret。他们技术色彩没那么浓厚,但是产品的形态都是全新的。

是不是可以说:相比于谷歌和脸书,阿里和腾讯堕落了。美国的互联网如何如何,中国的互联网如何如何。也许有些人喜欢这样的地图炮,搞个大标题,把阿里巴巴和腾讯批判一番,但是你们图样图森破啊!

    ****总理说改革进入深水区,向总理要政策的马云被一起带进了深水区也在情理之中。然而用花钱买牌照这种方式来降低改革阻力,让阿里巴巴得以迅速进入一些原来不能进入的行业。这不是改革的真义,因为政策只向买到了牌照的阿里巴巴开放,而不是面向一个广阔的市场。这种做法不能增强竞争,也无助于透明。

    最大四大银行联手对于余额宝和快捷支付,马云对此的声明是“在最艰难的时刻,也是最光荣的时刻…四大天王封杀,支付宝虽败犹荣,虽死犹生,但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,而是用户!”如果这份声明是真诚的,那么在其他对抗垄断和权力的领域,马云也应当像推出余额宝那样,创造一个新产品,解决用户需求、引发社会讨论、在不断博弈中推动改革缓慢向前。

    危险的军备竞赛

    马云今年刚满50岁,他或许有这个耐心,但是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军备竞赛根本停不下来。微信支付和来往,像楔进对手阵地的战壕。在阿里巴巴和腾讯看来,对手随时都可能冲出战壕给自己致命一击。正是这种恐惧,让它们毫不犹豫地为打车软件烧掉19亿元。

    1959年,赫鲁晓夫和艾森豪威尔在戴维营进行过一次谈话,艾森豪威尔问,“你的将军们是怎么问你要钱的?”不等赫鲁晓夫反应过来,艾克就抢着说,“他们告诉我,苏联人已经动手了,再不拨款就要落到他们后面了”。赫鲁晓夫回答,“是的,他们也是这么对我说的,如果现在不准备花更多的钱,那就等着以后流更多的血,所以我就把钱给他们了”。两人开怀大笑,然后准备达成一个协议来终止这样的无底洞。

    但是从那之后,军备竞赛仍然继续进行了30个年头,为每个地球人准备了3吨TNT当量的核武器。直到“冷战结束了,日本人胜利了”或者说“美国拖垮了苏联,21世纪是中国的”。

    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这是历史,也是现实。阿里巴巴在不断侵蚀实体经济边界,但是却有媒体声称97%的淘宝店家在亏钱。一些卖家不堪高额站内流量费用试图从站外导流,把淘宝仅仅当做一个免费的交易工具。阿里巴巴的应对措施是切断微信通道并且频繁下架“疑似信用欺诈”商品。速途网的丁道师在最近的调研中发现,一些卖家在天猫上****的货品相比于他们实体渠道更贵。因为流量、物流、客服人员的费用已经超过了店面的开支。

    在竭力拓展线下使用场景的时候,支付宝不能忘记了自己最重要的使用场景。没有天猫和淘宝,用户的使用频率和弃用支付宝的门槛都会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谈到使用频率和弃用门槛,谁能比微信更有优势?3亿手机用户随时准备看到绿色的图标出现在通知栏。但是在他们的期望中,这是朋友发来的信息,或者是自己非常需要的资讯。所以张小龙在艰难地寻找着平衡,订阅号折叠、朋友圈隔离,不断添加新的功能,又要避免对用户的冒犯和滋扰。然而当微信的电商模块要为京东设计,餐饮模块必须考虑大众点评的流量,谁来保证微信不变成下一个QQ?

    在敲定腾讯&京东合作细节的饭局上,马化腾左手边紧挨着刘强东,右手边是刘炽平。在CTO张志东隐退后,这位运营出身的总裁成了腾讯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,照片上的他笑得很开心。而张小龙站在更远的位置上,笑得有一些拘谨。对他来说,这样的场面好像还是有些陌生。(张豫宏)



分享到:
0

科联体手机版

科联体微信
Copyright 2006-2013 © KLT粤ICP备12069813号-1 Powered by itklt.com